lhc0088.com

不要再往我们被伤害的心灵上撒盐

发布日期:2019-08-22 21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看了“看中国”网站于8月25日发布的《王治文现象大型研讨会公告——以人类的名义关注苦难》通知后,作为王治文的亲属和家人,我们感到非常震惊和愤怒。司马昭之心——路人皆知,毫无疑问这次活动的幕后主使是境外的组织和你本人,你们无非是想在中国国家领导人9月初赴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(APEC)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夕,利用治文的名义,炒作所谓的“遭受政治大迫害”喙头,以聚拢整合境内外敌对势力,制造的政治气氛,掀起新一轮闹事高潮,实现你们不可告人的私利和政治目的。

  ,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小人,将治文害进监狱后仍不放过他和我们一家,继续利用治文的名义进行炒作,败坏我家名声,离间我家亲人关系,扰乱我家的生活,你太无耻了!!

  一、你,,在治文不明真相的情况下,欺骗、利用他聚敛钱财,是一个唯利是图、无情无义、有利则来无利则去的小人。

  治文开始只是爱好气功,在练习以前,练习过一些其他功法,如九宫八卦功,形神桩、大自然中心功等。他爱人徐竹陵1989年下半年出国后,治文夫妻感情不好,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女儿晓丹生活,思想上比较苦闷,加上当时在铁道部北京公司办事处地方采购科任科长,业务不是很忙。这期间,通过练气功认识了军事博物馆工作人员李晶锋等人。1990年6月,经杜同、李晶锋等人介绍认识了,开始练习。此时传授的根本没有后来《转》等一套鬼话,完全是江湖卖艺的路子,练功时还走圈,具有浓厚的九宫八卦功色彩。但治文当时主要是忙自己的事,精心带好孩子,没有真正参与进去,也就是听听课。1993年8月在长辛店办培训班,治文学完后出门时碰到,对他说:以后外地办班的事就跟你联系。

  从此,治文就深深陷入了你精心编制的陷阱。通过气功杂志向全国发出了通知:外地气功协会有办班的要求,就给治文家中打电话和写信。当时已经办了大概20多期班,但效果并不是很好。治文接手办班后,既要工作、带孩子,又要替安排办班,辛辛苦苦替把办班的事张罗起来。

  从1992年6月到1994年12月,在国内一共办班56期,经治文手办的班就有十三期。初期安排“咨询”治病,并收取“功德捐款”。对各地气功协会和功法研究会合作办班名义上是免费听课,实际上是高价收费。每次都收听课费,每课2小时,每人每次收听课费人民币50至100元(相当于当时工人月平均工资的八分之一),收入由和当地气功研究会六四分成。听完课后,还要卖书、录相带、光盘、印章、护身符、相片……,一枚章,指示卖给弟子3元/枚,成本0.45元,净赚2.55元/枚。教功录像带57元/盘,成本共18元,差价39元……。你口口声声称谁都不能动收入的钱,说是要建练功基地。结果领着李昌他们到河北转了一圈,基地的事儿根本没了影儿,钱财你全部占为已有。

  你将治文他们作为赚钱的工具,办班卖书,赚取了数亿元钱财,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。在长春有别墅、北京购买两处住宅、在北京有进口高档车、还有普通汽车;在美国也购有豪宅。治文不但分文未得、还搭进去数千元钱。事后,你不仅连声感谢都没有,还指使管帐的刘桂荣焚烧账本,将钱财全部卷到海外。

  ,你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,在国内购房买车,住豪华酒店,享受高档菜肴,游尽欧洲、澳渊、美国。在国内享受还嫌档次太低,又花钱跑到美国,找移民律师办绿卡,入美国籍,对着《圣经》向基督宣誓,享受西方文明,购豪华别墅,携妻带女逛美国都市,享受天伦之乐。何曾又想到过因被你利用而锒铛入狱的治文?何曾又给治文和我们受尽伤害的家人打过一个电话?何曾捎过一个问侯?何曾又给治文寄过一分钱的生活费?

  当中国领导人访问澳大利亚,参加亚太经合组织(APEC)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前夕,这时你倒想起治文的名字来了,搞的什么“王治文现象大型研讨会公告——以人类的名义关注苦难”研讨会,无非是继续利用治文的名字,营造受“迫害”的悲情气氛,继续榨取治文的剩余价值,为你个人的骗钱事业服务!

  二、你,,利用治文他们从事破坏法律的政治活动,是一个心机诡秘、每当祸事临头总是牺牲他人利益、临阵脱逃的无耻小人。

  ,虽然你口口声声“坚决不搞经济实体和行政机构式的管理方法。不存钱、物,不搞治病活动”、“不参与政治”、“带头遵守国家法纪”,却利用治文这个人没什么文化(治文只有一个北京市总工会职工大学半脱产无线电专业的大专文凭),为人忠厚老实,不爱多说话,没什么心眼的性格弱点,操纵他屡屡组织非法活动,存心将他推入火坑:

  1996年7月24日,新闻出版署发出了《关于立即收缴封存〈中国〉等五种书的通知》后。你指使治文通知各地信众向中宣部写信反映、甚至签名抗议。并让李昌、治文给中国气功研究会寄去各种反映信件。你本人躲在境外,自己从不露面,却经常把治文他们几个人推出来当枪使。

  1998年4月,山东《齐鲁晚报》先后刊登了两篇批评的《请看“”是咋回事》和《“”大师聚财有道》等两篇文章,触动了你的痛处。5月29日凌晨1时许,连夜指使负责各地联络和功理功法解释工作的治文,给山东辅导总站打电话,要求把济南附近的练习者都聚集到中共山东省委和《齐鲁晚报》报社去,强调“去的人越多越好”。经过策划,山东辅导总站组织了900多人于6月1日到《齐鲁晚报》报社非法聚集,6月3日人数增加到3000多人。要求报社向及其组织“赔礼道歉”。海口日报数字报·海口网

  1998年5月24日,北京电视台《北京特快》栏目播出了《上岗证能否扫清假气功》,节目片中报道了一名博士生因练走火入魔,导致瘫痪的事例,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对“气功师”进行审查,办理“上岗证”。节目播出后,又指使李昌、治文等人召集北京辅导站负责人多次开会,策划围攻北京电视台。李昌还两次用电话向正在德国的汇报情况。远在德国的指示:要“尽可能多的组织学员”,“给电视台施加压力”,“彻底给‘’恢复名誉”,以显示“威德”。在你的遥控指挥下,自5月27日至6月1日,李昌和治文等人直接组织、动员北京练习者5000余人次,连续6天在北京电视台非法聚集示威,要求北京电视台公开赔礼道歉,为恢复名誉,追究记者和编辑的责任。终后迫使北京电视台开除了一名叫李波的记者了事。事后,你仍对这次围攻表示不满,说:“如果第一天去几万人而不是几百人,‘’问题全都会翻过来。”并以“组织不力”为由,撤换了北京总站一名叫李雪军的副站长。

  1999年4月,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(后改名为天津师范大学)所办的《青少年科技博览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《青少年不宜练习气功》的文章后。你大为恼火,指使治文、徐津若等人组织了六、七个省市的数千名练习者从4月19日至24日,到天津教育学院非法静坐示威,继而包围中共天津市委。4月22日下午5时许,你匆匆从美国赶回北京后,治文向你汇报了情况,你召集李昌、治文等人到你位于北京法华寺的家中开会,亲自策划于密室。4月24日一大早,你就匆忙躲到了香港,却连夜指使治文通知东北、河北等地练习者进京。你在纪烈武香港的家中亲自遥控指挥了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非法聚集围攻中南海活动。由此造成的后果自然也应该由你承担。

  4月底,你却在接受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上海站记者史可雷的电话采访时,否认其幕后操纵“”修炼者到中南海聚集,声称对此次行动全然不知。5月2日,你在澳大利亚悉尼接受澳洲国家广播电视局、《悉尼晨报》、法新社等媒体记者采访时称,“北京发生的事,事先我一点也不知道,我当时在从美国来澳洲的路上”,“完全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布里斯班”,极力回避你与“4.25”事件的关系。,你这不是昧着良心说瞎话吗?不是在推卸责任吗?不是对治文等人落井下石吗?

  你打的是“强身健体”、“治病救人”和“真、善、忍”的幌子,说的却是满口谎言;自称要教人“做好人”、“度众生”,却指使练习者干出了许多使亲者痛、仇者快的事;事后自己跑到国外了事,还不敢承担责任,称自己“一点也不知道”,将责任全部推到治文这些老实人身上。你是什么“”?传的哪门子“宇宙”?

  三、,你为人处事常悖规则,不讲情义,不择手段利用人,无情地愚弄人,背后算计人,是一个无信无德、损人利己的小人之辈。

  你,,自称“本着对社会负责,对学员负责”、“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,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”、“比宇宙还大的佛”、“给弟子及家人带来福报”、“我的法身无处不在”、“我要保护不了你,谁也保护不了你”、“一人练功、全家受益”……。

  治文正是因为相信了你这些骗人的鬼话,才追随你犯下了重罪,被判刑到监狱服刑改造。留给自己和亲人无穷无尽和悔恨和痛苦。我们想问问你,除了那些因为钱的问题与你早已分道扬镳的弟子外,作为你最早的弟子,治文和我们全家近二十年来,得到了你什么福报了?受到了你什么“法身保护”了?得到什么益处了?出了什么“功能”了?天地昭然,什么都没有发生,什么也没有得到。事实证明你是个大骗子、害人精。

  你祸害了治文也就罢了,还指使手下的破“”、“”天天造谣,一会儿说治文“遭受虐待”啦;“被关在一个几平方米小笼子”啦;戴“几十斤的镣铐”啦,“天天挖土方”啦,“牙齿被打掉了”啦,“有功能,手铐戴不住,晚上经常无声无息就自己回家”啦,“坚信不动摇”啦……。这些自欺欺人的骗人鬼话你们也好意思说得出口?有种你自己回国看看。我们月月去监狱探视治文,你和练习者去过一次吗?我们都不知道以上说的这些事,你听谁说的?2004年9月21日,治文和李昌、纪烈武、姚洁等四人接受了联合国人权官员诺瓦克等人单独会见,连家人和联合国人权官员会见后都没说什么,你一伙凭什么说三道四?

  你为了证明自己是“”,向弟子们吹嘘说,“别人做什么事在没做之前都可以被看到”,“我会用我的法身通知你们”的。那干上面所说违法的事时,你为什么不使用自己的“遥视功能”和你的“法身”,何必让治文这个凡夫俗子用电话替你通知,替你组织非法活动,你直接动用“法身”不就得了吗?为什么要利用、戗害咱们家治文?

  这些也都罢了,你还利用治文的女儿、我家侄女晓丹年少无知、轻率狂热的性格特点,拨弄是非,信口雌黄,制造、传播“三代人受”、“爷爷也是学员,爸爸被关押后,警察不断威胁、骚扰这位80多岁的老人,最终爷爷死在病床上”、“妈妈在医院工作,六四事件中看到停放在医院里的尸体堆了很高,此后她的妈妈逃离了中国,辗转来到美国”、“姥爷被中共打死、姥姥受尽折磨”等谎言,真是极尽造谣之能事,辱及先人。晓丹十几岁就出国了,连亲生父亲的名字都记不准,她知道什么?能代表谁?

  我们特此声明,我们全家,包括治文在内,三代都是员,受恩惠,对忠诚。希望你和手下们,从此闭上你们的乌鸦嘴,不要再就此问题造谣生事!!!

  正告和其组织,王治文是个成年人,即使需要代理人的话,也不可能是远在美国的女儿王晓丹吧?而是我们三个亲哥哥、三个亲妹妹!!谁授权你们组织召开这种乱七八糟,损人利己的研讨会了?谁让你们拿王治文开涮说事了?还有那个恶狗一样的袁红冰之流,我们王家八抬大轿请你们来参加什么研讨会了吗?王治文关你们什么事?你们乱咬乱吠什么?

  ,请高抬你的魔爪,放过治文吧!不要再利用他炒作了。不要再往我们被伤害的心灵上撒盐了。我们现在已经彻底看清了:你是一个阴险奸诈,居心叵测、口蜜腹剑、搬弄是非、翻云覆雨、设陷井、使拌子、无情无义的小人。去你的吧,你这白披了一张人皮的东西!

Power by DedeCms